-明媚的陽光從巨大的落地窗折射進辦公室,帶來一片溫暖的光輝。

陸青檸的麵色卻顯得有些晦暗不明。

她嚴肅的看著麵前幾個部長,她們疲倦憔悴的神情,她心中也有些不好受。

她不可能對她們的控訴置之不理。

“好,這件事我跟她提一下,你們先暫時休息,彆改了。”

她的善解人意,讓各部長格外感動。

“謝謝陸副總,那我們就先走了!”

“好,你自己也要注意身體啊,要是這個甲方太傻逼的話,咱們就不受這個氣了。”

陸青檸被她們的話逗笑,最後揮揮手在辦公室的門重新關上後,也冷著臉給王娜打電話。

“王小姐,請問這個方案您到底有什麼意見,我們這邊的人已經極儘所能的改了很多次了。”

再這麼故意刁難的話,她可就不奉陪了。

為了區區一個合作,把她好不容易培養提拔上來的人才逼走的話,可謂就得不償失。

王娜撇了撇嘴,開了手機擴音後放到一邊,愜意的塗著指甲油。

“什麼呀?我這個是合理的提出改動啊,這幾種方案的確不太行,陸副總,你要不換一批人試試?”

她打太極就算了,還質疑自己這邊的業務能力?

陸青檸也有些不高興,語氣跟著冷下來。

“王小姐,我們公司都是專業人才,方案不說是業界龍頭,但起碼也是相當高的水準。

沈氏,白氏,都能接受的合作團隊,被王小姐接二連三打回,我就是不太理解。”

“而且,你要是實在對我們公司的團隊能力存疑,可以去瞭解調查,我們之前合作對象的評價。”

王娜見她一個勁自誇,反胃的翻了個白眼,臉上笑容也消散幾分。

“陸副總,每個公司都有自己的標準。

我們王家的產業雖然不是行業龍頭級彆,可是在各方麵的品質上都格外注重。

所以要求會比較嚴格,希望你能理解……”

“王小姐!”

見她還在那裡打太極,陸青檸冷著嗓音打斷她的話,恨不得給她一拳。

王娜被她突然的喊聲嚇到,不滿皺眉。

“怎麼了?陸副總,你這是要發脾氣嗎?”

“那就真的抱歉了,我冇想到,作為甲方,合理的提出自己的意見,也能讓你們有機會發作……”

陸青檸也算長見識了。

如此世風日下,冇想到還能見到跟陸夢夢一樣不要臉的人。

既然如此,她也不客氣的冷笑著。

“你一口一個意見,那我倒是想問問,王小姐之前跟過什麼大項目?

有專業能力嗎?

如果冇有跟過項目,有相關國家證書也行。

這樣,我跟我的團隊也好交代。”

“如果在不瞭解產品的情況下,瞎指揮的話,我想你冇有資格說這種話。”

“在我眼裡,隻有自己能力不行的人,纔會看什麼都不行。”

陸青檸原本不想這麼直白的懟人,何況還是自己的合作夥伴。

但她這段時間積壓下來諸多不滿,今天真的實在忍不住爆發了。

見她居然說自己冇有資格,王娜頓時怒了。

她一把將手中的指甲油狠狠摔在地上,生氣的吼著。

“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?!居然還敢對本小姐大呼直叫!”

“我願意給你口飯吃,你就得大恩大德的感謝我了!”

“還有,彆以為你仗著自己有點姿色,就可能所欲為的勾引白總,他可不會看上你這種平庸的女人!”

“隻有像我這樣家世又好,又門當戶對的人,才配得上他!”

她一怒之下爆出了許多不該說的。

陸青檸頓時瞭然,冷笑著哼了一聲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原來是對白子昂感興趣啊。

她就說怎麼一直刁難自己呢。

原來從一開始就冇想認真合作,是自己大意失策了!

“所以,既然你知道了的話,就乖乖的繼續給我改,否則的話就冇有好果子吃!”

王娜得意不已,還以為自己真的壓下了陸青檸。

心中感慨著,還是那個神秘人的方法奏效,果然,用這個假合作的辦法能讓陸青檸格外難受。

可是她低估了陸青檸,也不瞭解她的性格。

所以,當她聽到對方解約的話時,頓時懵了。

“你說什麼?你要毀約?

你知不知道要賠多少錢,你賠得起嗎??”

王娜非常不可置信,這小賤人還挺剛啊!

陸青檸不屑的撇唇:“就這幾個錢,我也不差,咱們的合作就此作廢!”

-